• 无因

    物质相对富足的年代,大多年轻人的肢体被完全包裹在温热的襁褓中,他们接受着几近一致的通识教育,遭受繁文缛节的叨扰束缚,却又无法否认他们也有着各自引以为傲的情怀,进行着自我熏陶和教育,故此在周遭寒气逼人的环境中还是有些人能呼出几口热气,却无需指...



  • 关于题解

    书封内侧写道:“自云‘退步’,语涉双关,未始不可理解为对百年中国人文艺术领域种种‘进步观’的省思和追询。”此处提到的“进步观”,针对的或是逝去的旧事,或是业已发生并可能延至未来的现象,因此它并不...
  • 2010-10-25身份的焦虑 - []

    引述张德芬笔下老人的一句话:“如果月亮是代表我们真正的自己,而且它是无法用言语具体描述清楚的东西,那么我们所有用语言去描述它的尝试,就是这个指向月亮的手指,而不是真正的月亮。”身份同所有的外界存在一样,人们为之损耗着大量的生命用以包装、...


  • 隐喻,不在乎它客观上究竟指向何物,或者何种精神的形态。本体可以是多元的,重要的是你更倾向于何种释义,它可以来自经验,也可以是天马行空的想象。这样的读物,才得以完全主观。最终,这些缺少直观形象的城市,并非让你看不见,反而让你看到更多。这样的创作者...
  • 一阵歇斯底里之后,各种颠覆性的目光投射过来,我们原本对与这些目光相遇的情景有所预期,如今却从主动变成被动的一方。然而并不是忽视了这些关系亲密的人的存在,才换取了现在的模样。

    这很复杂。

    无论做出怎样的改变和决定,我们需要经营和掂量的绝对不只是自己的想法,然而事实是,受他人感受掣肘的结果也只是没有过激的行为。因此,对于那些所认定的施压者而言,他们才是承受着“伤痛”和“刺激”的受害人。不得不说,道德偏见时...

  • 2010-01-16我活得不够认真 - []





    “无论怎样相信过自己的未来,无论怎样野心勃勃,无论怎样越长越像命运的叛徒……这样的一天终会到来,你和纳贡的青春,一起招安。”这里提到的,是现实吧。

    强颜欢笑并不是大不了的事,笑过也就不会有人来追究真伪了。而有的挣扎,即使逃脱也只是暂时的,你很快会被再次推上风口浪尖,遭遇无所适从带来的折磨。异想天开地认为抛开不快的现实就是对未来的一种笃定,其实是对自己各种缺失的包庇。确...



  • 不同场合的虚焦,颗粒爬满的整个画面,以及整个都是若即若离于明晰与模糊之间的故事。故事并不残酷,没有人游离于人群之外,各种各样的联系支撑着故事的发展。再婚组建的新家庭,新姐妹,不确定的恋情,决然的出走,任人摆弄的工作,想要继续的奔跑,和想象中存在的生父。

    阳阳无奈拿出电话,小如对着话筒另一端说出“我是陈靖如”。这并非结束并非开始,是不确定的人际关系,不信任和可怖的嫉妒恰好选中了这个场景。该来的迟早会来,不明晰的永远不会自发地...



  •  

    真正的科幻从来不是用于表达对当下的社会的虔诚,它会散布恐慌,唤醒人们岌岌可危的未来观。资源匮乏,克隆人,谎言之躯,我们不能预测到还有什么是更糟的。纵使我们的星球已经毫无选择地来到了如此境地,我们依然可以选择葆有人最原始的定义,不去剥夺,不去毁灭。

    你告诉我,所有的记忆都是移植自别人。如此,那些支撑我于这蛮荒星球的,不是对抗寂寞的强大信念,因为寂寞从来就没有遭受到任何威胁,我们仅仅凭存在已久的不叫记忆而是现实...



  • “我都知道了;这一切谎言与妄想,卑鄙与怯懦。它们就像颜料和素材,正好可以涂抹出一整座城市,以及其中无数的场景和遭遇。你所见到的,只不过是自己的想象;你以为是自己的,只不过是种偶然。握得越紧越是徒然。此之谓我执。”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  • 2009-07-12窗框 - []



    我想认真地观察一个人,从生到死,像是透过一个特制的窗框,目光投射的出去却投射不回来。我在窗框这头隐秘地观察,一个人的所有,光芒或是污点。

    起初我仅仅是一个内心朴素的人,然而窗框那头的光芒会让我开始揣有雄才大略。一切美好的品质,为了成为能让世界认可的人,我不愿抛弃任何一个。

    “我记得有一次想象我的生活会如何,我会怎么样。我描绘了所有的好品质,强壮,积极向上,所有人们可以想到的优点。但随着时光流逝,我真正做到的却...